2015
05.16

【IDOLize】邱建源

邱建源(阿城的大舅舅)視角
基本上跟阿城沒有關係了XDD|||

對大舅舅、城爸、小舅舅之間的事情有興趣再看就可以了窩~
 
 







  少年像一盞燈,柔柔的白燈。
  軟軟的白髮,彎彎的眼睛。
  皮膚很白。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地下道。
  少年站在邊角,認真的撥著吉他,用乾淨醇厚的好聲音,唱著不知名的歌。

  「要點歌嗎?」
  邱建源一愣,與他四目相對。

  「我不聽歌。」



  第二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自家附近來回跺步。

  「我叫陳昭。」
  認識過程意外的自然,少年微微抬頭看他,眼角帶笑,溫和,讓人感到舒服。
  總體來說,邱建源並不常遇到他,但每次遇到都一見如故。
  大概這人莫名的讓人無法產生負面情緒吧,面對他時所感受到的統統都是好的。


  「你今天不去地下道唱歌嗎?」
  「不去了,也不是每天唱的。阿源你要吃吃看嗎?」
  陳昭一開始顧忌三年的年齡差距,總是喊「阿源哥」,但是邱建源覺得這樣喊有點不自在,才叫他直接喊名字。

  捏了一片餅乾,還有熱氣。「你幹嘛老是拿餅乾給我吃?」
  「嗯……」他微微笑著:「我擅長的也就彈吉他、做點心了,聽說你不聽歌的,所以就只好做點心啦。」
  「所以為什麼給我吃?你想創業,拿這些樣品找我試味道嗎?」
  「不是……」
  陳昭乾笑兩聲,耳朵居然隱隱發紅:「你不要問啦……」
  邱建源揚起眉毛,「你說不說?」
  「唉!我只是有點自卑啦,我只會彈吉他唱歌,做點心……」
  「說一句實在話,阿源給人感覺很能幹,好像不管是誰在你身邊都會不免俗的自卑起來一樣,連平常引以為傲的才能都開始疑惑起來了……」
  大概自曝其短都是難以啟齒的,這份羞窘讓陳昭耳朵的紅潤微微蔓延到臉頰,「我怕你會討厭這樣的我。」
  「我怎麼會討厭你?」
  「真的嗎?」
  邱建源稍稍掩飾剛剛答得過快的尷尬感:
  「你放心吧。你給人感覺很好,不管是誰都會很樂意親近你的。」
  
  陳昭抬頭看著他,眼帶笑意。

  
  那年陳昭20歲,他似乎獨居,高中畢業就直接背著吉他到處賣藝了,似乎還有一些樂團活動的樣子,常常四處奔波。曬不黑的皮膚隱隱有些疲累的蒼白。
  「阿昭,做音樂太累了,你跟我做生意吧。」
  陳昭笑著搖搖頭。
  「不累的,為這個城市中與我相遇的有緣人彈唱,是我的幸福。」
  「你別太理想化了……」
  「不,我不理想的。阿源,我也是有私欲,我不僅僅是在圓夢而已,我做的一切是有目標的。我怕你會討厭這樣的我。」
  「我怎麼會討厭你?」
  「真的嗎?」

  「阿源,我喜歡小瑞,我想要和小瑞在一起。」


  邱建源後來才發現,陳昭和妹妹邱瑞原來已經偷偷交往了兩年之久,妹妹非常果斷的離家出走,和陳昭結婚去了。
  邱建源怒不可遏,可恨陳昭披著友好的外皮親近他,居然是為了妹妹來打關係。
  可恨陳昭闖入了自己的生活,卻與他的妹妹遠走高飛。


  這件事對邱家似乎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
  他一如往常的生活。
  做生意、應酬、結婚生子、偶爾教教小弟功課。

  他每年都能收到兩封陳昭的信,一封是過年、一封是中元,用醜不拉機的字書寫幸福的慰問。
  兩個人都很健康。聽說生了個兒子。兒子長牙了。兒子上幼稚園了。
  希望有一天,能得到他的原諒。

  他收到信會想起多年前那個明亮清爽的少年。

  很奇怪。
  其實他早已不計較妹妹的專斷獨行,卻至今無法原諒帶走妹妹的他。



  直到九年後的年中,他沒有收到中元節的信。
  心中被一股不安的感覺籠罩,他正要請人去查,弟弟邱建成卻跟他說了陳昭的死訊。


  聽說是車禍。
  聽說當天宣告不治。
  


  陳昭陳昭。

  他當年的盛怒強壓在心底膠著,每年增加兩封信的重量。
  而那個總是伴隨著吉他聲的,那個明亮又溫柔的男人,一瞬間就消失了,抓不到碰不著。

  他心底的沈重卻沒有隨之消散。



  阿源,我怕你會討厭我。
  我怎麼會討厭你?

  我恨你。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