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5.16

【IDOLize】邱建成-學生時代

 
邱建成的視角。
雖然是阿城的小舅舅,但其實不看這篇也不會有什麼影響XD!!

因為很長,
如果對阿城的部分有興趣請用Ctrl+F搜尋阿城找段落就可以了XD//




 
  邱家有三個小孩。

  老大邱建源是個標準的漢子,愛護弟妹,正義感強,頂天立地,走路有風,從小就是班長副班長輪流當,腦袋更是聰明的沒話說,獎狀獎盃拿不完,讓邱家父母早早就退休養老、整天玩耍、玩弄小兒子。

  老二邱瑞雖然是個女兒,卻是最喜怒不形於色的人,冷眼一瞪總能讓班上的小朋友乖乖閉嘴,在班長總是被班導師欽命為風紀股長,當她臉色沉下來連她爸爸都要軟下來。

  老么邱建成年紀最小,和大哥差了超過一輪,自然是集萬眾寵愛於一身,也許邱家小孩的膽識和氣魄全都生給了大哥和大姊,以至於邱家老么一整個軟綿綿的小寶寶模樣,怕鬼、怕蟑螂、怕地震、怕游泳、怕打架……什麼都怕,但老么早早就被灌輸了「你不必太有出息」的觀念,要是怕鬼晚上有媽媽陪夜;蟑螂飛出來有英勇的大哥打,邱建源已經被訓練到只要眼角一瞄到蟑螂,就可以馬上抓住拖鞋往蟑螂爬行的方向狠狠一丟,又快又準像裝了雷達的重槌;去海邊有爸爸特地找來會游泳且充當救生員的看護;打架更不用說,自從有個小朋友斗膽搶了邱建成手中的洋芋片時,當場就被邱瑞搧了兩個耳光,那被打的小孩家長找上門來和當時已經高中的秋瑞對質,秋瑞還順道數落對方怎麼小孩年紀輕輕已經會偷會搶,長大不就殺人放火,替她管教兩耳光已經很給面子,氣得對方家長臉紅脖子粗。


  邱建成經歷過這件事後,基本上把姊姊當作神看待,畢竟洋芋片被搶了再買就好了,但姊姊把人家的臉打腫成肉餅居然還言之有理,讓不善言詞的邱建成偷偷在心裡佩服得跟什麼一樣。那年邱建成小學一年級。

  有一天,當高中時的姊姊看電視殺時間時,一時沒發現幼弟就在旁邊,突然對著電視飄愛心(面無表情)說:「啊好帥…以後嫁人就是要嫁這種的」,一講完發現有別人就惱怒(當然還是面無表情)威脅幼弟不准說出去,害邱建成稀奇得要命,趕緊注意電視上拿著某種樂器寄情音樂的憂鬱偶像,滿臉的帥、深情,從此給邱建成的審美觀打下了基礎。

  過沒多久,拿著同一個樂器的大哥哥出現了,叫陳昭,似乎是姊姊的學長。雖然不是電視上的那個偶像,但是氣質有點像。陳昭大概是個喜歡小孩的人,還挺愛親近邱建成的,邱建成每次一看到陳昭來訪,軟軟喊一句「阿昭哥」就有他自製的餅乾、蛋糕可以吃。陳昭人如其名,像暖暖的陽光一樣,樂觀開朗,總是眼角帶笑,但不知為何來家裡總是顯出一點小心翼翼,「不要和別人說我來過呦。」總像這樣偷偷地來又偷偷地走。

  「你相信我,我喜歡你,喜歡,喜歡……喜歡著」
  有一天邱建成回家經過附近某個空地,就是聽到這樣的歌聲,清純耐聽,他循著聲音過去,看到邱瑞托著頰靜靜聽著,而阿昭哥坐在旁邊廢車的引擎蓋上自彈自唱,滿臉的帥和深情。
  姊姊應該會嫁給阿昭哥吧,邱建成心想。

  但是姊姊和阿昭哥的感情路不太順利,除了邱建成以外(他也還太小沒資格表態)的邱家人都反對把邱瑞交給陳昭,反對得最激烈的是邱大哥,說什麼也不準妹妹和陳昭這無父無母的街頭藝人來往,還不惜說出「敢跟他走就別再回來」這樣的話來。但在邱建成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姊姊真的不畏邱家二老和邱大哥的反對,偷偷嫁給了陳昭,小夫妻兩個私奔到不知道哪裡去,只留下「我走了,你們自己保重」這樣的簡短字條。

  大哥氣得不想管邱瑞,由於大哥邱建源在邱家已差不多是戶主的地位,大哥不找,邱家父母也不敢明正言順的找,只敢偷偷請徵信社。

  姊姊這段如煙火般的愛情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了,連同陳昭的吉他聲,還有那好吃的手做點心都消失了。





  就這樣過了幾年,邱建成中學時考進了離家有點距離,需要住宿的男校。

  他身板小,又是被寵著長大的,長得清秀,多少會被同齡男孩子開些小玩笑,也許是從小就被保護得太好的關係,起初他不太在意,警覺性低得嚇人,直到他被脫了褲子被一左一右壓在宿舍床上時,才驚恐的發現其中一個人食指和中指套著保險套朝自己逼近,絕不可能只是來搶洋芋片而已,更重要的是,家人不在。
  邱建成雖然沒什麼自保的能力,但他卻意外的倔強,不哭不叫,幾個男孩弄一弄覺得沒啥好玩,也不是真的想奸他,而一直坐在書桌上觀賞這場戲的少年居高臨下審視他,看得邱建成心裡恐恐怖佈的,最後只勒索一些錢就走了。

  但是過沒幾天,他的室友換了人,叫魏霖,是高中部的學長,年長自己4歲,居然就是那天坐在書桌上看戲的男孩,嚇得邱建成汗毛豎起一大片,求舍監換房間卻屢屢被駁回。說到被欺負的經驗邱建成還算是有的,大多是被人搶零用錢、搶零食等等(因為他們家實在不缺錢缺零食,所以被搶搶也就算了),原本以為會被那個叫魏霖的室友各種欺負,他也的確常常被他欺負,但魏霖欺負他的方法顯然和小學時的男孩子們不太一樣,動不動就捏腫他的臉頰,恐嚇他一起洗澡,硬要抱著他睡下舖等等等,預料中的搶錢搶糧倒是一直沒有發生。

  「你是不是又長高了?」邱建成正在鏡子前穿制服,被魏霖轉過身去比對身高,「別再長了聽到沒有?」
  「又不是說不長就不長的,而且我還比其他人矮很多……」
  話還沒說完就被魏霖一口堵住,一邊親一邊感覺到魏霖的手從後背摸了上來,最後捧著他的頭顱,這動作讓邱建成突然理解為什麼魏霖不喜歡自己長高了,魏霖好像很喜歡微微用力把自己提起來親吻的感覺,要是自己長高長重了,他就失去樂趣了……呵,以後每天都多吃了幾口飯,最好長得比他高。
  「笑什麼?」輕輕打了一下邱建成發楞的臉,接著又揉揉又親親半天。魏霖這陣子很喜歡這種戲碼,大概是想藉由這種動作引起他羞憤的反應吧,應該只要裝沒事就不會怎樣了。要是掙扎起來反而很容易被他找麻煩,加上被這樣弄其實也不太難受,所以邱建成多半就任他來。
  「啊!」直到他發現魏霖居然用手指去鑽某個地方,褲子不知何時被退下來,這讓邱建成想起之前魏霖叫同學拿手指塞自己屁股的事,嚇得跳起來把他推開,「學長你為什麼總是要欺負我?」
  「我真要欺負你的話,你早就……」魏霖哼了一聲,又把人拉過去親。
  沒想到邱建成竟然膽敢推第二次,他狼狽地拉起褲子想穿上,偏偏魏霖手還卡在那,「我早就想跟你說了,這種事情你應該要找你喜歡的人做才對,不能因為捉弄我好玩就一直這樣弄我啊?」
  「……」魏霖卻像是突然被雷打到一樣楞著,一雙眼經瞪得大大的。
  「學長?」
  「你以為我親你、抱你,只是因為好玩?蛤??好玩!?你是白癡嗎!」魏霖居然氣得咬牙切齒,嚇得邱建成不敢再推第三次,只見魏霖抖了抖,又抖了抖,最後氣得跑出寢室,半夜也沒回來。

  有個善良的同學來通知他,他的室友到好友那裡睡一天,邱建成鬆了口氣,爬上自己的上舖準備睡覺,卻發現自己已經習慣睡在下舖,怎麼睡都睡不著,於是又爬下來睡下舖,反正自己原本就常睡魏霖的下舖,他今晚又不回來,應該不會發現吧。沒想到還是睡不著,想到平常總是被魏霖抱著睡,雖然總是被他亂摸亂親,但該睡時都很好睡的啊,難道他已經被欺負到習慣成自然了嗎?不甘心地抱起魏霖的枕頭搥搥打打,獨自鬧一陣子發現枕頭有魏霖的洗髮精的味道,抱著聞一聞也就睡著了。
  隱約覺得有人在摸自己的臉,睜開眼朦朦朧朧,居然夢到很久很久沒有看到的姐姐和陳昭。姐姐如往常一般面無表情,手中小心翼翼抱了一團布,陳昭則摸摸他軟軟的臉頰,笑著說阿成好乖好乖。邱建成覺得很懷念,忍不住喊了一聲「阿昭哥」,陳昭卻不摸他的臉了,笑著和姐姐站在一起。
  醒過來後腦袋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突然想到今天是週日不用上課,魏霖還沒回來,趁著脫離魏霖的控制,邱建成拿著錢包就出門逛逛買點東西。

  沒想到居然在街角聽到很熟悉的吉他聲和歌聲,邱建成緩緩靠近,驚喜的喊了聲「阿昭哥」,果然看到對方抬起如暖暖陽光般的臉龐。
  「阿成阿成,你怎麼還是小寶寶一樣?」久別再聚,陳昭高興的跟什麼似的,像小時候把邱建成抱起來轉了幾圈。
  「哪有,我都長這麼大了……」邱建成遇到姊夫雖然也很高興,但畢竟不是小孩子了,被這樣抱總覺得很奇怪,拍拍姊夫的手叫他放開。
  「真的長大了,會尷尬了呢,以前明明很喜歡被我抱著轉的。」陳昭賣藝的活也暫時放下了,收拾好樂器就笑瞇瞇的拉著邱建成到附近的冰店請他吃冰,兩個人聊了很多近年來的事情,像是阿成考到這麼遠的學校就讀,邱瑞和陳昭生了胖嘟嘟的小兒子等等等,陳昭邊聊邊把碗裡的草莓挖給對面的阿成,陳昭不喜歡草莓,卻總是叫草莓牛奶冰,把草莓挖給別人吃。邱建成知道這點,也很主動的把草莓挖過來。
  「阿昭哥,我可以去你家嗎?我不會告訴大哥和爸媽的。」他很想念姐姐,也想看看自己的小外甥。

  「不可以!」陳昭都還沒說好,魏霖就不知道從那個方向殺出來,粗魯的把邱建成拉離座位:「你這白癡,門禁都快到了,還在外面閒晃!」
  「怎麼阿成你們宿舍還有門禁啊?我看這同學很趕的樣子,你改天再來吧。」
  魏霖聽更生氣,用力瞪了正在不明所以的陳昭一眼,強硬的要把邱建成拉走。

  「你幹嘛!?」和姊夫的久別再聚被應聲生打斷,邱建成脾氣再好也有點生氣起來:「宿舍的門禁哪有這麼早?」
  「我就是你的門禁,我說了算!」
  「學長自己還不是蹺到別人的寢室睡覺,為什麼反而要管我?」
  「怎麼你居然想蹺掉宿舍!?我是去別人那裡打牌殺時間,正當的很,你呢!你要去那個阿昭哥家幹嘛!你還吃他的草莓!!」魏霖越罵越生氣,漸漸口不擇言,「那個人有這麼好?明明又老又醜!」
  陳昭雖然年長這兩個中學男孩快十歲,但容貌是絕對不醜的,邱建成一聽到心中崇拜的阿昭哥被這樣污衊,眉毛都豎了起來,「他明明又年輕又帥!他人也很好!!」
  「有我帥!?有我好!?」魏霖一時衝動大聲反問,一問馬上就後悔了,在他發現邱建成居然立刻要回嘴「當然!」但是「然」都還沒說出口就被魏霖狠狠一拳頭打得頭昏眼花,跌到一旁去。
  魏霖僵住,下意識跟著蹲下,但沈住氣忍了忍,最後還是沒去扶他。
  「算了。」
  邱建成的臉痛得反應變慢一拍,「什麼?」
  「我說算了,我不想跟你玩了。你放心吧,我再也不會欺負你。」
  魏霖丟下這句話明明應該讓人鬆口氣的一句話,卻讓邱建成心驚。

  那天魏霖還是沒有回寢室,隔了一天還是沒有回來。第三天,居然搬進了新的室友,原來魏霖早就搬到其他房間去了,連用過的床墊枕頭都沒回來拿。按照規定,新室友有權力把前室友留下不要的東西佔為己有、或拿去丟掉的,幸好邱建成動作迅速的把魏霖的枕頭偷偷留了下來。

  剛好之後放了暑假,大部分的同學都會回家度假,邱建成故意和邱家約了晚兩天回家,收拾好行李就去找陳昭和姐姐見面。

  見到剛滿三歲的小外甥時,邱建成心中感動的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把外甥抱在手裡盪阿盪,「好可愛啊……好像長得比較像阿昭哥?會說話了嗎?」
  「會的會的,他可是很聰明的,其實他也像小瑞,你看他氣質就跟小瑞一模一樣……」陳昭一講到兒子就一副傻爸爸的模樣,一手一個玩具晃得叮噹響。
  「阿成阿成,這是你的小舅舅窩,小-舅-舅-」
  「嗯?」邱建成抬起頭來,茫然地看著陳昭。
  「就說會搞錯吧。」邱瑞一看邱建成的反應就知道他在疑惑什麼,拿過筆在紙上寫下了兒子的名字,邱建成看了看,「叫陳城啊?不錯不錯……」
  「眼睛看哪!是陳土成!土成!我都特地把兩個字寫開了一點!」
  「啊?叫土成啊?」邱建成憐憫的看著手中的小寶寶,父親叫陳昭母親叫邱瑞,明明都還算時尚的名字阿,怎麼取出一個這麼……呃…樸素的名字……
  陳昭反應比較慢,現在才想起來:「對耶!!小瑞小瑞怎麼辦啊,兩個都是阿成ㄟ!這怎麼分阿?」
  邱瑞白了他一眼,「我三年前取名時就告訴你這個問題了!」
  「矮油沒關係啦,」邱建成趕緊緩場,「叫城城不就好了,我還是阿成,這樣就不會搞錯了。城城叫起來很可愛啊……」
  「城城!」手中的幼兒突然奶聲奶氣的說了兩個字,像附議一樣,頓時讓小客廳的三個人逗笑了出來(但邱瑞依然是面無表情)。


  對邱建成來說,姊姊和姊夫的愛情是清純而偉大的,他親眼見證他們相戀相愛,不惜私奔也要結為連理,雖然生活如同大哥所說的,有點不太富裕,但他看得出來這對小夫妻很幸福。
  而抱著懷中這沐浴在愛的澆灌下安穩沉睡的幼兒,好像能稍稍把幸福的力量渡過來一樣,讓他有點勇氣。

  「沒想到阿成也談戀愛啦。」
  邱建成心裡一驚,發現姊姊不知何時開始坐在客廳一角凝視自己抱著小朋友的傻樣,「才沒有啦,姊姊想太多了。」
  「不用騙我,你瞞不過我。」邱瑞銳利的眼睛盯著邱建成:「明明散發著春天的氣息,卻略帶憂鬱,應該是個單戀或苦戀吧,真青春。」
  「唉呦不要笑我啦……」邱建成明顯感受到姊姊身為女人愛好八卦的天性,微微苦笑,看了看,又看了看,最後低下頭,眼眶的幾滴水珠落到小孩子的被角上。
  小時候邱建成很愛哭,常常被父母兄姐取笑加訓斥男孩子不可以哭,但此時邱瑞沒有取笑也沒有訓斥,坐到他旁邊摸摸他的頭,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家人的溫暖讓邱建成無聲哭了一陣子,情緒平穩下來後慢慢說:「我覺得自己好像不知不覺投入了,我很害怕。」
  「別傻了,任何人動了心都會忍不住投入的。你在怕什麼?」
  「我怕見不到他……他快畢業了。」
  「……」居然是姐弟戀啊。但邱瑞低頭看看這個小寶寶似的弟弟,也難怪會吸引到較為年長的女性去保護他。
  「你們在交往?」
  「呃……沒有……」
  邱瑞想了想,又問:「你有多投入?」
  「沒和他吃飯就吃不太下,沒聽到他的聲音就睡不太著,想把他藏在宿舍裡。這樣投入嗎?」
  「……你慘了,已經不是投入的等級了吧。」邱瑞捏捏他的臉,「喜歡成這樣,對方不會沒有感覺的。她喜歡你嗎?」
  「我不確定……」邱建成苦惱地皺著眉:「我們之前常常在一起,我都沒什麼感覺的,直到他有天生氣了不理我,我才發現我好像……很在意他,這樣怎麼辦?」
  邱瑞不贊同地看著自己的弟弟:「這樣就是你的不對了。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你要是真的喜歡她,就該把她爭取回來。」
  「可是人家不是都說強摘的果子不甜……」
  「傻弟弟,你要是不去摘,到頭來連果子都沒得吃啊。」

  送邱建成去搭火車後,小家庭的餐桌兩人稍晚,「小瑞你今天好像心情很好?」
  雖然沒有邱建成那麼敏感,不過陳昭和邱瑞處了幾年,多少也能從她那不苟言笑的臉中找到蛛絲馬跡。
  「當然,因為今天阿成找我聊感情心事。」
  「他在學校也能聊感情?是跟女老師嗎?看不出來阿成這麼通吃啊……」
  「不是,是跟學姊,他說對方快畢業了,可憐阿成之後要受遠距離戀愛的考驗呢……」
  「啊?哪有學姊?阿成不是念男校嗎?」
  邱瑞剛夾起來的滷蛋剎那滾到地上。



  邱建成在小夫妻那小住了兩天後,就回到邱家度過暑假,邱家人當然完全不知道邱葵和邱建成聯繫過。

  暑假過後,邱建成又搬回學校宿舍。
  魏霖高他四個年級,暑假過後魏霖也就升上高三,已該準備聯考。有好多次在走廊上刻意營造巧遇,原本還想去打個招呼,沒想到魏霖連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就這樣穿過他身邊離去。這讓邱建成清楚意識到魏霖想跟他絕交,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邱建成暑假過後偶爾還是會去陳昭和邱瑞那裡看看,剛好有次撞見陳昭在做餅乾,立刻求陳昭教他做。
  邱瑞是家裡寵大的,又是偷偷嫁給陳昭,所以邱媽根本來不及把做飯的功夫傳給邱瑞。幸好陳昭是個有做飯天分以及興趣的人,煮飯、燒菜、做蛋糕、烤餅乾、捏點心、泡飲料樣樣都會,又甘心包辦這些家事,所以一直沒什麼問題。加上邱瑞有一次滿溢母愛之心,親自替陳城城熬了一碗小米粥,沒想到城城喝完媽媽的愛心居然開始上吐下瀉,吐完還發了燒,嚇得小夫妻急忙替兒子掛急診。從那次之後邱瑞就很有自知之明的遠庖廚了。

  身邊沒有魏霖的日子反而讓邱建成更加在意魏霖的動態,也發現了很多以前沒發現到的事情,像是他其實不太喜歡被兄弟好友勾肩搭背的,他綁鞋帶總是先從左腳開始,他好像長得還滿好看的,他接吻前總喜歡先捏捏對方的臉頰……
  當他經過圖書館時,發現魏霖在樹下捏另一個嬌小男生的臉,邱建成想也沒想,衝上去拉了魏霖就跑,跑到魏霖莫名其妙甩開邱建成的手時,他才尷尬的看著地上喘氣。
  「你幹……」
  「你不要親他啦!」
  「什麼啊邱建成,你到底想怎樣?」魏霖不耐煩的瞪著邱建成,邱建成也瞪大眼睛看著魏霖,卻因為不擅言詞而不知道該講什麼好,急得滿頭汗,還差點哭出來。
  「你為什麼一定要跟我絕交?別跟我絕交啦,就算要被你欺負也可以。」
  「別傻了,你不懂的……還是算了吧。」
  「我是有點不懂,但不能就這樣算了!」邱建成不顧一切抱住魏霖,「魏霖,我不想沒有你陪我睡覺,我不想一個人……」

  於是魏霖又再一次變成他的室友。雖然邱建成很納悶為何舍監就準魏霖搬來搬去的,但是只要魏霖在這學校的最後一年還跟他住,就一切好說。
  
  「你又去了那個阿昭哥家??」佔有欲強又善妒的魏霖憤怒的瞪著邱建成。
  雖然後來魏霖知道陳昭是邱建成的姊夫,自己只是誤會一場,但是魏霖這種蟬聯全校帥哥排行榜前幾名的少年,多少都是心高氣傲的,自知在這學校找不到比他帥又會讀書又體貼(?)的稀有好男人,幾乎遇不到對手,平常也就顯的和藹客氣、遊刃有餘,哪知道一遇到像陳昭這種有成年人沈穩魅力的俊帥青年還是豎起了全身警戒的毛,就算是姊夫也得警戒。
  「會彈吉他了不起啊!!」
  是很了不起啊……邱建成沒敢直接講,他雙手合掌小拱肩膀,擺出吃定邱家父母兄姐多年來的專業撒嬌姿勢,軟軟的搥搥魏霖的胸膛:
  「拜託嘛,我好想念城城,他好可愛的……才這麼小小一個……你手伸過去他還會含著不放呢,真的很可愛……」
  魏霖本來還在生氣,被弄得笑了出來,「好啊,一個阿昭哥就算了,居然還讓那個叫城城的含你,你說你該不該打?」
  「亂講什麼……哇,不要脫我褲子#$%︿&*」
  
  幸好跟魏霖簽了一些不平等條約之後,終於願意放人過來探親(?)了。一打開門就看到城城「小舅舅」的叫,又軟又可愛,治癒了長久下來沒有弟妹可以玩耍的孤單邱家老么。
  向陳昭求學廚藝的進度也越來越樂觀。邱建成愉快的想著,等做得好吃了,再拿去給魏霖嚐嚐。

  真好。
  他好喜歡現在的生活。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