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8.15

【銀社】劇情:同一屋簷下

【劇情:雖然超帥│鳳仙女】
☑ 這篇


  已經好久沒有好好睡覺了。

  眼皮重得要命,身體倍感無力,卻仍然不安地、顫抖著睜開眼。坐在床邊椅子上的人影,不是別人,正是那個穿著鳳仙裝的半透明女鬼。

  「您醒了?」

  「別過來!」女鬼發現阿雖醒來,微微起身打算靠近,卻把躺在床上的阿雖嚇得跌坐起來,「妳、妳別過來!」

  「……好。」果然乖乖站在一旁,不再靠近。

  難怪無法睡得安穩,這女鬼竟然守在他床頭。阿雖瞬間被嚇出一身冷汗,害怕地呼了口氣。女鬼似乎也在等待他調整心裡狀態,並不主動發話。

  阿雖之前霍出去似的找這女鬼理論,沒想到理論到一半就很沒用地昏倒了,現在要再重提實在有點尷尬。
  總之,首要之務,就是解決這女鬼對自己造成的困擾。

  阿雖壯壯膽,挺胸收腹,嘗試用最大的力氣說話增加氣勢,
  「妳叫什麼名字?為什麼要留在這裏?」但聲音卻仍然中氣不足。

  她搖搖頭,「名字,我記不得了。」

  自已的名字也能忘記?

  「那、那算了,我先叫妳鳳仙女吧。」

  女鬼神色古怪的看著阿雖,隨即微笑,「謝謝,我會珍惜這個名字的。」

  靠杯ㄚ#$%^&* 我不是給妳取名字#$%^&*#$%
  貓狗取了名字就趕不走的,何況是#$%^&%^?


  得到了名字後,鳳仙女回答下一個問題:「我待在這裡,是為了等一個人。」

  蛤?在我房間等一個人?
  等誰?
  要等多久?
  妳跟他約好?
  阿雖摸不著頭緒,七上八下地沒一句敢問。

  何況鳳仙裝是民初的服飾,按照年代來算,這女鬼要等的早已經不是人了。
  阿雖起一陣雞皮疙瘩,低頭看著不自覺捏出一團皺摺的薄被。和她對話幾句,已經快耗盡他的膽量。

  「您很怕我吧。」
  阿雖赫然抬頭望著鳳仙女,生怕她要做些什麼靈異的事情。
  鳳仙女大概知道阿雖沒什麼意願和她一來一往對話,自顧自的接著說:

  「住在這間房子裡的每個人都會怕我。當他們發現我,就會馬上叫道士、法師、甚至是降魔師過來,想辦法將我除掉。」

  「雖然先生,您看得到我,可能也是這些人當中最怕我的一個,可是您一直沒有去請道士、甚至連護身符也沒有拿。為什麼?」

  「沒、沒有為什麼啊……」
  阿雖暗暗深呼吸,
  「沒道理因為怕妳就要請人趕妳走吧。況且我有陰陽眼,看過的數量多了,知道趕得走一個、趕不走全部,何必浪費錢去請道士。」

  鳳仙女皺皺眉,「我看您挺常打蟑螂,照您的說法,蟑螂也是多不勝數打不完的,又何必浪費力氣。」

  「這跟那不一樣好嗎?你們好歹也是人變成的,有意志有感情的,難道和那些蟑螂一樣說趕就趕、說打就打?」
  對方眉毛皺得更深,狐疑地看了他一會:「您的意思是?」

  「……都是處在同一個空間的人,沒必要互相排擠啦。」

  從小因為體質特殊的關係,阿雖再怎麼不願意,還是可以看到阿飄,但是絕大部分也只是路過、巧遇,就像路上擦身而過的路人一般,嚴格來說並不會真的對生活造成太大的影響。故事、電影中那種向人索命、報仇之類的怨魂倒真的沒見過。動不動就出現在附近嚇他的無名阿飄,也就這鳳仙女了。

  阿雖嘗試看著鳳仙女的眼睛說話,「而且我又沒錢搬家……一起在同一個地方活動,雖然很恐怖,但只要雙方相安無事就好啦,裝沒看到就好。」

  這陣子鳳仙女確實有意試探阿雖的底限,聽懂了阿雖話中有微微發難的意思,低下頭:「抱歉,確實是故意讓您難過了。」
  「實不相瞞,我起初是打算逼您走的。我不希望有人住在這間房間,一直在等您自己搬走、或是去請高人過來……」

  雖然自己並不贊成除魔驅鬼那套,但萬一自己請了道士過來,大概就給了她對付自己的理由吧。
  是說呃……難不成連道士都收不走鳳仙女嗎。

  彷彿知道阿雖在想什麼,鳳仙女對他微微笑,笑得阿雖心裡毛骨悚然。

  「妳……」

  「現在我知道您不會請高人找我麻煩,那麼我也就放心了。在我達成目的之前,我不會主動離開這間房子的。您不搬走也沒有關係,但請放心,我不會再特地干擾您的作息。」

  鳳仙女強硬地表達完立場,看著阿雖,發現對方臉色一直不太好看。
  
  「您累了。請好好休息吧。」  

 朝阿雖微微蹲了萬福,便消失在床邊。


  
back-to-top